? 首頁 ? 名人故事 ?西塔反頑,以其之道還其身_關于粟裕的故事

西塔反頑,以其之道還其身_關于粟裕的故事

時間:2020-08-25 名人故事 聯系我們

西塔反頑,以其之道還其身_關于粟裕的故事

1940年5月31日,日軍第十五師團第六十七聯隊吉田中隊150多人進攻江蘇省江寧縣政府。奉命救援的廖海濤(1941年11月27日在溧陽縣塘馬村對日作戰中犧牲)率新四團三營在赤山竇家邊村設伏,殲日軍中隊長以下130余人,繳獲60多支三八式步槍、2挺機關槍和2支擲彈筒。此戰還繳獲1門九二式步兵炮,首開新四軍從日軍手中繳獲大炮的紀錄。過了幾天,日軍動用坦克和騎兵報復,又被三營斃傷騎兵40多人。

隨后日軍準備從南京和句容調兵南下“掃蕩”江南指揮部所在地。時粟裕和鐘期光帶著一個工作組在句容擴軍,得到情報后,他親自前往句容縣畢圩村向新六團交代任務,同行的有譚震林。此時譚震林帶著周光華和小張兩名報務員,準備到浙江去。

粟裕告訴段煥競:“你們的戰斗任務有兩個,一是反擊敵人的‘掃蕩’,破壞句容—溧陽—天王寺段公路;二是掩護江南指揮部過江。”

段煥競回答干脆:“保證完成任務!”(www.ykbfwz.cn)

粟裕十分細心,對如何組織偵察、如何組織群眾破路等等作了細致的交代,下達任務后又看望了部隊。

段煥競的新六團是在鎮江、句容、丹陽、金壇四縣人民抗敵自衛委員會地方武裝的基礎上成立起來的,段煥競原為二團一營長,他受命過來當團長時,陳毅只給了他一個特務連和一個政委。地方武裝大都戰斗力不強,但在段煥競的帶領下,只半年時間,新六團就已能與射擊精確、善拼刺刀的日軍正面交戰了。去年11月7日在延陵地區賀甲村全殲日軍守敵160余人的戰斗中,新六團表現出來的戰斗力不輸給王必成的二團。

粟裕又看了看附近的地形,一直到下午四五點鐘才離開,臨走前又叮囑段煥競說:“你們現在不是游擊隊了,是一支主力部隊了。你也不是一名游擊隊長,而是一個團長,不僅要會打仗,而且要抓好部隊建設,今后要準備承擔更重的任務。”

粟裕、譚震林走后,段煥競連夜率領新六團到句容城南進行大規模的公路破襲戰,隨后返回句容二區的李家棚、吳家墩、東西宋莊一帶宿營,同在這一帶宿營的還有“四抗會”常備隊和蘇南特委通信隊的兩個排。

段煥競的妻子李珊帶領句容群眾參加了破路行動,完成任務后她住到了宋莊附近的丁莊。黎明時分,李珊被屋外大路上眾多的皮鞋踏步聲驚醒,爬起來一看:大隊日軍正向團部駐地宋莊突襲。李珊立刻從田野抄近奔向團部報警。當時段煥競考慮部隊執行任務后十分疲勞,沒有連夜轉移;打了勝仗,又產生驕傲輕敵思想,忽視了警戒。當時情況十分緊急,日軍的信號彈都落到他們電臺上了,更嚴重的是當他們沖出村莊后,發現日軍已經在他們眼前。因為李珊及時報警,團部得以利用丘陵地形和松林,抵擋住了日偽軍的合圍。團部機關和地方干部好幾百人,邊打邊撤。幸好在當地都是丘陵地,要通過的道路都是田埂小路,他們走得很習慣,跑得也快,而日軍穿著大皮鞋,走在田埂上東倒西歪,行動極為困難。新六團得以成功分散向東突圍,避免了一場毀滅性的災難。

段煥競率通信排在向東突圍時與日軍短兵相接,左大腿中彈負傷。日軍翻譯看到后大喊“抓活的!”一個日軍小隊長沖上來揮起指揮刀要砍,被警衛員小劉用快慢機一掃當場擊斃。段煥競的傷沒有觸及骨頭和大筋,還能奔跑——這樣才得以脫險,跑到了金壇境內的陽山里。

這次突圍,新六團損失不小,傷亡94人,地方政府工作人員被抓走了一部分,群眾死傷幾十人。譚震林準備帶到浙東去的周光華負傷,小張犧牲。突出包圍后,段煥競當晚給江南指揮部發電報,報告了敵人“掃蕩”和他們突圍的經過,并告訴陳毅司令員,粟裕和譚震林于前一天晚上就離開了新六團,要陳司令放心。

粟裕當時還在句容,當天就知道了新六團遭受日軍突襲。得知段煥競負了傷,立即派人看望他,數日后又到段煥競團,和段煥競一起總結這次戰斗的經驗教訓,肯定了部隊作戰勇敢,素質較好,在敵人優勢兵力的合圍下,能安全突圍,并及時收攏歸建,同時也指出他們未注意隱蔽行蹤,對敵情估計不足。后又把和新六團一起突圍出來的“四抗會”常備隊和蘇南特委的通信隊上升主力,補充到新六團,改編為一營二連和二營五連。這樣,新六團每營都有三個連。后又把林勝國的丹陽獨立支隊改編為新六團第三營。

此事真正的禍首是冷欣。就在新六團行動的當天晚上,冷欣部鐘中山團的偵察分隊故意引誘寶埝的日軍進攻,讓日軍追蹤而來,引著日軍向新六團駐地前進,他們則悄悄撤離。日軍互相通報,茅山周圍的鎮江、丹陽、句容、金壇、天王寺、白兔、上黨、珥陵、直溪橋、薛埠等據點的日偽軍傾巢出動,共有3000余人并有騎兵一部前來奔襲合圍段煥競部,先分四路,后來又由四路分成九路對駐地進行合圍。好在新六團平時訓練有素,戰時反應快,又占有地利人和,才沒有遭滅頂之災。

此時國共矛盾越來越激化,新四軍在蘇南才遭國民黨軍暗算,在江北又起風波。上個月中旬,葉飛、劉炎、管文蔚為首的挺進縱隊在江都吳家橋地區粉碎了日偽軍各500余人的“掃蕩”后,為防止敵人報復,暫時北撤到郭村休整。郭村位于泰州西北15公里,原是李明揚、李長江的防區,實際是“二李”與日軍之間的緩沖區。李明揚同意將郭村借給新四軍暫時駐扎,為期一個月。因為挺進縱隊立足未穩,勢孤力單,時時面臨被日偽軍和韓德勤頑軍包圍夾擊的危險,所以挺進縱隊沒有再撤出郭村。同時,為了生存,挺縱又設卡收稅征糧,招收新兵,宣傳抗日。李明揚、李長江認為挺進縱隊是劉備借荊州,便多次派人交涉,要求挺進縱隊撤離郭村。韓德勤原來與李明揚、李長江有矛盾,現在見有機可乘,便許諾與李明揚、李長江捐棄前嫌,共同行動,用武力解決處于弱勢的新四軍挺進縱隊,李明揚、李長江二人態度頓時變得動搖不定,葉飛部在郭村處境十分險惡。

當時的形勢是新四軍要在大江南北同時對付頑固派的進攻是不可能的,與其蘇北、蘇南兩方受損不如過江到蘇北地區去。陳毅當機立斷,部署江南指揮部移往蘇北。

蘇北地區有2000多萬人口,盛產糧、棉、鹽等戰略物資,是控制日軍沿江進出的重要側翼;又是連接新四軍與八路軍的重要紐帶。蘇北抗日局面一旦打開,向南可以與江南抗日根據地相呼應,扼制長江下游,直接威脅設在南京的日本侵略軍總部和汪精衛偽政府;向北、向西發展,可以與山東、淮南、淮北抗日根據地連接,分別直通華北中原。控制蘇北,對于我發展和積蓄抗戰力量,更沉重地打擊日軍,以及制止國民黨頑固派反共投降都具有極其重要的意義。

決心一下,陳毅就發電報給項英,說江南新四軍指揮部要按照中央的方針向蘇北發展,希望你們能到蘇南敵后來發展。我們決心等你們到幾月幾日,如果你們再不來,我們就過江了。項英那里的情況已經比較緊急,處于頑固派的包圍之中,他們發電報一直說要來,陳毅和粟裕就一直在那兒等。可他們就是沒有過來。

6月15日,陳毅和粟裕率江南指揮部及第二團、新六團離開水西村,過溧(水)武(進)公路,開始向蘇北轉移。

第二游擊區總指揮冷欣得到陳、粟轉移的情報后,令中央軍方日英第四十師尾隨于后,又派第六十三師開進高淳,形成對新四軍的包圍之勢。又令四十師一一八團與六十三師旅長鐘中山率領的挺進軍第五團插入金壇、句容縣一帶,造成南北夾擊新四軍的態勢。

陳毅和粟裕收到后衛部隊關于頑四十師尾隨于后動機不明的報告后,為防不測,命令部隊擺出戰斗姿態,不解背包,不進村莊,就在地里、樹林宿營。有時,兩軍宿營地竟隔村相望。

此時日軍也由丹陽等地出動“掃蕩”,北移新四軍頓時處于夾擊、被殲的危險境地。

江南新四軍與國民黨軍之間以合作居多。首先挑起并把事端并展到摩擦程度的是鎮江縣長。去年11月份,鎮江縣長莊梅芳利用二團在賀甲村一帶與日軍激戰的機會,以設宴為名將二團獨立營營長馬烽一家誘騙到自己家里殺害,吞并獨立營300多人槍。事后陳毅將莊梅芳鎮壓。此事過后國共合作未受影響。粟裕四團轄區有國民黨一個團(番號不詳)進入活動,四團廖海濤讓出一部分地盤供其活動。當日軍來“掃蕩”時,廖海濤立即將敵情告之,在其被圍困之時又側擊日軍掩護其突圍。陳、粟二人說到國民黨軍總是以“友軍”名之。就是3月份國共摩擦加劇以來,陳毅和粟裕仍從多方努力,主動謀求緩和,防止摩擦擴大加劇。但冷欣步步緊逼

為了打擊頑軍的反共氣焰,陳、粟隨即命令廖海濤率黃玉庭的新四團、巫恒通的新三團進行自衛反擊,并命令段煥競新六團協同新二支隊堅決粉碎頑軍的進攻。

6月18日,頑軍兩個團進抵西塔山時,新四團和新六團在新三團的配合下對挑起戰端的頑軍堅決予以還擊。戰斗打響后,廖海濤首先將六十三師旅長兼鎮江地區委員鐘中山所率挺進第五團擊潰,隨后又將第四十師一一八團打垮。

鐘中山團被擊潰后沒有向溧武公路以南撤退,而是直奔有日軍據點的天王寺方向逃去,以期引誘日軍出擊,他再率隊脫離,讓日軍攻擊新四軍。

段煥競團在寧杭公路上破壞公路時遭過鐘中山團的暗算。這一次鐘中山又想故伎重演,但他這次失算了。

粟裕看透他的用心,命令部隊緊追不放,不讓他們有抽身溜走的可能。到了晚上,粟裕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命令一支小分隊在前來“掃蕩”的日軍和國民黨部隊中間發起攻擊。戰斗打響后,由于天很黑,日軍和國民黨部隊混戰起來。小分隊則按計劃來了個金蟬脫殼,急行軍離開金壇,半夜1點多,到了茅山附近歸隊。

日軍和國民黨軍乒乒乓乓打了幾個小時,直到上午10時,日軍將國民黨軍打垮,雙方才發現自己打的不是新四軍。

冷欣得到消息后氣急敗壞地說:“粟裕真厲害,打仗真有一手,我們上了大當,吃了大虧。”

江南還未擺脫危險,江北又出現了劍拔弩張局面。李明揚、李長江在韓德勤的挑唆下,向葉飛的挺進縱隊下了最后通牒,限三天退出郭村,并以十倍于挺進縱隊的兵力將郭村四面包圍。

葉飛將情況同時發給中原局劉少奇和江南指揮部陳毅。劉少奇復電要葉飛選擇適當的地形位置,以固守或游擊戰的形式堅持一兩個星期,等李明楊、李長江進攻時采取自衛,造成對新四軍有利的政治理由,然后調動八路軍與新四軍四、五支隊援助協力側擊頑軍。陳毅則復電要葉飛盡量避免與李沖突;不能避免也要盡量拖,以抑止戰端。要打也要退到吳家橋打,迫不得已時才在郭村打。同時為爭取時間,派蘇北代表赴泰州與“二李”談判。

葉飛接到相矛盾的兩封電報后權衡再三,命部隊積極備戰,準備在郭村與頑軍決一雌雄,同時把自衛作戰計劃發給陳毅。

此時新四軍政治、軍事態勢急迫。一方面挺縱兵力單薄,頑、我兵力對比懸殊,如作戰不利,新四軍將失去大江南北交通的樞紐地帶,勢必嚴重影響江南主力北上。另一方面,即使打敗了李明揚、李長江,但如果處置失當,李明揚、李長江倒向韓德勤一邊,造成韓、李反共大聯合,對新四軍在蘇北發展也極為不利。

陳毅收到葉飛的電報后急火攻心,一面令在儀征、揚州地區的蘇皖支隊陶勇部星夜赴援,一面電示葉飛:他將立即渡江北上,親臨決策。電報發出后,陳毅連電臺也顧不上帶就匆匆向江北趕去。陳毅還未趕到郭村,戰斗就于6月28日打響。陳毅退至長江中的新老洲,連夜派人送信給粟裕:“速派主力部隊,克服一切困難,渡江支援。”

29日夜,奉命增援的蘇皖支隊在陶勇、盧勝率領下跨越天揚路,夜渡邵伯湖,穿過日軍封鎖線,日夜兼程200余里,突然進入了李明揚部防區郭村西面的楊家橋、麻村一帶,與挺進縱隊取得了聯系。挺進縱隊經過一天的激戰,擊退了李部陳中柱、陳才福,蘇皖支隊二營也將顏秀五部擊退,并于當晚進入郭村,分擔了部分防務。

郭村戰斗打得很險。戰斗時葉飛只有一個多團,尚不足“二李”兵力的十分之一,所以陳毅連發三次急電明令指示葉飛等“切不可在郭村孤軍御敵”。但葉飛與其他挺進縱隊領導及蘇北特委從實際情況出發一致同意保衛郭村。郭村之戰預計固守一星期就可有八路軍五縱隊、新四軍五支隊和江南部隊的支援,但后來都沒有實現。幸好陶勇帶著蘇皖支隊及時趕到,李長江部陳玉生、王澄(1943年12月在啟東縣豎河鎮遭日軍特工伏擊時犧牲)、姚力率部起義,兵力增加到5個團。

結果打了8天,共殲滅李明揚、李長江部3個整團,擊退李長江其余的部隊,繳獲大批裝備,俘700余人。

反正的姚力、王澄原在南通、海門一帶組織民眾自發抗日,后來抗日義勇軍指揮部及一個連被省保安部隊繳械,領導人費一夫、瞿犢、王進慘遭殺害,姚力和王澄幸存的兩個連,走投無路,于是投奔顏秀五部,后被編為李明揚、李長江下轄的二縱五支隊四大隊。

陳玉生是泰興縣人,抗戰爆發后他與陳進覺等人在靖江、泰興一帶成立了靖泰抗日救亡協會,成立抗日救亡大隊,有200余人。南通專署保安司令袁國寶和保安旅長何克謙以發軍餉、給番號誘使陳玉生帶隊到南通整訓,然后趁陳玉生去理發之際,以訓話為名集合陳玉生部隊,收繳了抗日救亡大隊的全部槍支。誰知次日早晨日軍侵入南通,袁國寶聞風而逃。陳玉生冒險赤手突圍出來重新組建游擊隊,并發展到六七百人。后投入李明揚麾下,任八支隊支隊長。

郭村保衛戰最終獲得勝利,陳毅與李明揚、李長江重歸于好。但陳毅在江北仍擔心“二李”繼續進攻,接二連三地發來加急電報要求粟裕繼續增援。

粟裕將新三團、新四團和獨立一團、獨立二團及各縣區地方武裝部隊共約3500余人交給二支隊參謀長羅忠毅和三團政委廖海濤打理,然后率領江南指揮部機關、王必成的第二團和段煥競的新六團近2000人渡江北進。

国内偷拍视频福利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娃娃网